主角是掌印司印国仆木桑翁爱月的小说是哪部? 灵魂历险记全文大结局

时间:2020-05-09 06:01 /惊悚小说 / 编辑:蓝蝶
主角叫掌印,司印,国仆,木桑翁,爱月的小说叫《灵魂历险记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郝思比所编写的惊悚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"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,我将他吓跑不就得了?"大耳鬼说

灵魂历险记

推荐指数:10分

阅读指数:10分

《灵魂历险记》在线阅读

《灵魂历险记》章节

"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,我将他吓跑不就得了?"大耳鬼说。

"既然他是国印的钦差,"金环神说,"我们就不能将他当做一般人对待,他肯定见过各种世面,不怕你的吓唬。如果不能把他吓跑,反而会使他下定决心非要去掉卿绸铁的掌印不可。那样的话,我们就不能得到金子。所以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,毕其功于一役。也就是说,我们必须靠人、神、鬼的哟利,才能击败眼这个钦差。人与神鬼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能敌!巨诫讲就是:先对他施展迷术,使其意志减弱;然再利用女人的相,使他了本;最对其行威吓,使他失去抵抗的胆量。"

"说起来容易,但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。"大耳鬼说,"对人施展迷术、使他的意志减弱,这是你的拿手好戏;而对人行威吓、使其失去胆量,也没有人在我之。唯独你说的对其施展女这一点,我们不容易做到。这个女人既要得漂亮、,又要肯为我们卖命。这样的女人我们到哪里去找?"

然想起郊外湖边石屋里遇到的密犀利纳。她风万种,魅无穷,肯定可以帮我把眼这个钦差制。于是我和金环神、大耳鬼说了我的想法,他们连声说好。

"钦差大人,"我说,"你听说过'三人成句'的故事吗?古时候有一种凶做'句',它不吃别的,专吃人。一天一个人说一只句就要来了,别人都不相信。第二个人也说一只句就要来了,别人还是不相信。等第三个人说一只句来了时,大家全部相信,撒就跑。其实哪里有什么句来?只不过大家都说,人们就相信了。你听到的事和我刚才说的一样,都是人们在诋毁我的声誉。我做司印多年,非常珍惜手中的掌印,从不滥用,始终把它当做为民谋福的工。我哪里会用它换取不正当利益呢?请钦差大人明鉴!"

"我坚决不听信你的一派胡言!"钦差说,"常言说的好:无风不起。一个全墨黑的人,无论如何也难证明自己的清!"

"如果钦差大人还不相信我的话,"我信誓旦旦地说,"我可以带大人您到一个地方,您一旦见到一样东西,不用我再加解释,自然相信别人说的全是谣言!"

"好吧!"钦差说,"如果那样东西仍然不能证明你说的话,我一定要马去掉你的掌印,看你还有什么说的!"

金环神、大耳鬼和我陪同着钦差骑伶利向密犀利纳所在的石屋走去。当然在这之,我已经秘密派遣易固儿灯向密犀利纳传达了我的命令。

钦差站在小石屋的外面,指着屋子说:"这间石屋能够证明什么?"

"这可不是一间普通的石头屋子,这是神居住的地方。只要你走去,神会告诉你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。"我说。

"我只听说过神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神。"钦差不相信地说,"今天我倒要领一下你说的神是什么样子!"

钦差刚一迈过门槛,屋子的石门马闭了起来。只听到钦差在屋里说:"你们要将我关在这里竿什么?我是国印的钦差,你们即使不怕我,也应该知国印的厉害!赶放我出来!"

"神就在你的面,她要和你说话呢,为什么急于出来呢?"我在门外对着屋里喊

"钦差大人,你看神得美吗?"是密犀利纳的声音。

"神……神?"钦差用吃惊的声音说,"栏栏子,圆圆的子,钦屉像雪一样松有大树那么抡陆……我相信你是神,但是神不可能有这么漂亮。再说,神为什么一丝不挂,还不时地摇错着自己的钦诫,让国印的钦差都想入非非呢?"

"神也是由人来的,神也有七。"密犀利纳笑着,"如果一旦成为了神,各种望就被剥夺的话,谁还愿意当神呢?我们所以做神,就是为了使自己的各种愿望更加容易得到足。钦差大人,你不想和神近吗?"

"作为国印的钦差,我怎么能够随地……"钦差突然好像醒悟了似的,"刚才你们石头城的司印不是说我一来就会知他的的清吗?原来他的清是这样的……我坚决不能他的当,我必须马出去!"

但是石门依然闭,钦差没有办法出来。大耳鬼说:

"我现在就去,对他行吓唬,让他屈我们。"

"现在还不是时候,"金环神说,"钦差看到女,其实已经心。只是他的意志仍在约束着自己,使他不敢足自己的络玉。所以,现在是我削弱他意志的时候了。"

金环神化作一缕烟,从窗子钻屋里。稍候,那缕烟又冒出屋子,徐徐落地,显出金环神的原形。

"大耳鬼,"金环神说,"一会儿你就可以去了。但你去之,要作一个男人的模样,不要出你的狰狞面目吓唬钦差。你只需充作密犀利纳的丈夫,质问钦差为什么调戏密犀利纳,然再让他答应我们的条件。"

大耳鬼说了一声"明"就钻了屋里。只听到大耳鬼在屋里喊

"你为国印的钦差,怎么敢在这里调戏我的老婆?我现在就将你拉到大街游行示众,并告发到国印那里,让他惩治你这个无恶不做的蛋!"

"我……我……并没有……"钦差结巴着说。

"那你为什么还揪住我老婆的子不放?"大耳鬼厉声质问。

"是……是她引我的……"钦差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仍然在揪着密犀利纳的一只子。

"老公呀,我冤枉!"密犀利纳哭着说,"是这位钦差引我。他说,如果我肯屈于他,他就给我金子,还答应让我拥有掌印;如果我不肯屈从于他,他就置我于地……我是被迫的呀!"

"他是胡说!"钦差说,"明明百百是她引我的,我才是真正的冤枉……"

"你为国印钦差,手中有非常的掌印。你本来应该珍惜手中的掌印,利用它治理国家,为人民谋福利。但你却把它作为一种欺百姓、蹂躏人民的手段,甚至欺负良家女。你是那家的钦差?如果国印知你做出此事,非要去掉你的掌印不可!"

"你饶过我吧……"钦差哀说,"刚才我还想:决不能不住眼这位女人的引,但不知为什么,我的眼一黑,就将这位女人在了怀里……不管怎样,我承认做了不该做的事。你千万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国印,否则我的掌印肯定保不住了……"

"我为你保密也可以,"大耳鬼说,"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。"

"只要能够保住我的掌印,无论什么我都答应。"钦差说。

"你回去告诉国印:石头城的司印是一个非常好的司印;他从来都不像人们说的那样,将手中的掌印作为鱼人民的工,而是非常有节制地利用掌印治理石头城……"

"这样的事我做得多了!"钦差一听如释负重,高兴地说,"我最了解应该怎样在国印面美言什么,不用你来我。请告诉你们石头城的司印,今该怎样做就怎样做,想怎样做就怎样做。不过……"

"难你又反悔了吗?"大耳鬼说。

"我并没有反悔。"钦差说,"既然我栽在你们手里,就只能按照你们的意志去办。不过,以每当我为别人在国印面美言,他们不是给我许多的金子,就是给我女人……"

"你不用担心,"大耳鬼说,"金子你不用担心,只要需要尽管来取。因为金子对我们来说来得过于容易,只要将带印的树叶卖出去就能换来金子。至于女人,如果你到眼这个够得漂亮,就随时来这里和她幽会。"

"她不是你的老婆吗?"钦差说。

"即使是我的老婆,为了掌印这神奇的东西,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她贡献出去……"大耳鬼说。

我和金环神看到时机已经成熟,就将门子打开。

"钦差大人,"我屉绣锐住钦差的手说,"多有得罪,敬请原谅!"

"哪里哪里,不打不相识嘛!"钦差说。

于是我们共同返回到司印府,坐在了人神鬼聚义亭,摆了花蕊和带印的树叶。我们谈笑风生,显得好不热闹。

钦差临行时,虽经再三推辞,还是在伶利的了两大袋沉甸甸的金子。他已经走出很远,还在向我们招手:

"你们三个大胆地竿吧!下次回来时,我将正式地向你们提出入伙申请,希望你们接受我!"

钦差走,我们更加肆无忌惮地出售带印的树叶。除了在树叶自己的手印外,商店的其他事我概不参与,大耳鬼和金环神只是每天将成袋的金子到司印府。当然我也少不了到湖边石屋和斯粒益娃幽会。

一天,我突然子隐隐做。用手时,到一个梆梆的东西在里面。石头城最高明的医生马被请到家里。

"你已经不是第一例这样的病人了。"医生说,"你病得非常厉害。"

(42 / 43)
灵魂历险记

灵魂历险记

作者:郝思比 类型:惊悚小说 完结: 是

灵魂历险记(郝思比) 第一章 叔叔死后,我继承了十亿元的合法遗产,身边又有漂亮未婚妻的陪伴。但我天性喜欢冒险,毅然放弃了地球上安逸的生活,走进了"人类灵魂发射装置",使自己的灵魂被发射到了离地球非常遥远的一个星系里。 三年前,把我自小拉扯大的厘玛·苏叔叔在一次意外事故中魂归故国,突来的现实使我在那潭深深的哀愁中沉浸了半年多的时间。十亿元的合法继承权也未能使我马上从中抬起头来,倒是安达丝小姐的嘤嘤细语渐渐化解了我的哀愁。再说,人一旦死去就再也不能复活。与其让痛苦慢慢吞噬生命,还不如及时行乐,哪怕被快乐的河水淹死。 那笔遗产使我转眼之间成了年少富翁。一日三餐即使每顿一颗珍珠也够我受用一世。唯一的不快是,从九岁半起我就想写出一部流芳百世的惊人之作,但时至今日我的这一想法却仍如男人想生孩子一样没有变成现实。不过细细想来这也算不了什么,因为巨额的财富可以使我随时随地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。深山狩猎、野外遛马、到加勒比海度假,甚至和安达丝小姐到花园里捉迷藏,每种运动都可以让人不失兴趣地消磨几天时光。但牛排虽好,连续吃上三天也会让人失去胃口。为了使生活更富生趣,我曾到过北极探险,也曾到过南非的热带密林;曾只身翻越过第必利斯山脉,也曾一人乘热气球横飘过大西洋。这些事情都曾激起过我的狂热,但事过之后又感到没有生趣。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